重返欧盟:“中国贝”终修正果

时间:2016-04-05 来源:互联网 作者:用户提供

在北欧,扇贝有一个外号,叫朝圣贻贝。因为扇贝是集群生活的,经常大规模迁徙,就像赶往麦加的朝圣者一样,场面蔚为壮观。扇贝肉甜美芳香,混合着一种柔和的、类似龙虾的味道,并且带着大海的鲜美,这一切都使得人们无法抗拒。 但是,在长达19年的时期里,营
重返欧盟:“中国贝”终修正果  在北欧,扇贝有一个外号,叫“朝圣贻贝”。因为扇贝是集群生活的,经常大规模迁徙,就像赶往麦加的朝圣者一样,场面蔚为壮观。扇贝肉甜美芳香,混合着一种柔和的、类似龙虾的味道,并且带着大海的鲜美,这一切都使得人们无法抗拒。

但是,在长达19年的时期里,营养丰富、味道鲜美的中国扇贝一度被欧盟“下手封杀”。1997年7月,以发现中国山东某企业出口到欧盟的冷冻熟贻贝肉中发现副溶血性弧菌为由,欧盟委员会一声禁令,将中国的双壳贝等水产品隔绝在欧盟大门之外。

此后的19年,中国建成了世界级现代化海洋牧场,建立了严格的安全标准和环境标准,对扇贝从捕捞到加工的整个环节进行持续监测。终于,中国扇贝撬开了全球标准最严格的市场,重新获准进入欧盟。

多——怎一个丰富了得

中国拥有近300万平方公里的海域与32000公里长的海岸线,其中大陆岸线为18000公里。六千多个大大小小的岛屿散布在海岸线周边,近海大陆架(含岛架)的面积达41.4亩,仅大陆架渔场面积就有150万平方千米,约合22亿亩,占全球浅海渔场的四分之一,居世界第一位。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为了让海洋资源得到可持续利用与协调发展,中国开始启动海洋牧场建设。截至目前,国家级海洋牧场示范区已达20个,分布在大连獐子岛海域、天津大神堂海域、河北山海关海域、青岛石雀滩海域、浙江中街山列岛海域等。在众多的海域中,位于黄海北部的獐子岛海洋牧场,已经成为最大的世界级海洋牧场,开发的海域面积突破2000平方公里,相当于2.5个北京市区、10.5个大连市区、25个香港市区……如此比较,难以想象,在我国黄海北部的海域上,獐子岛海洋牧场的蓝色国土有多辽阔。

扇贝养殖作为一项成规模的产业活动,几乎只局限在少数沿海国家,包括中国、日本、智利、秘鲁、俄罗斯、加拿大、韩国和爱尔兰等,而在所有的生产国中,中国有最为庞大的扇贝养殖产业,扇贝产量长期居世界首位。值得一提的是,在中国众多的扇贝养殖企业中,獐子岛拥有世界领先的贝类加工中心和20万吨冷链物流基地,虾夷扇贝产量居于国内市场首位。据联合国粮农组织数据库数据显示,1994年、2004年、2009年中国扇贝养殖产量占比分别高达79.57%、76.14%、81、59%。在扇贝养殖产业上,中国早已占据绝对的产量优势。

好——舌尖上的安全

世界上主要水产品进口国都是发达国家,他们在安全法规、技术标准、认证制度等方面有着较为成熟和完善的体系。欧盟利用科技和管理优势制定的安全管理法规及标准,成为中国水产品在国际贸易中最普遍、最难以应对的技术性贸易壁垒。

2007年7月,中国开启了长达十年的漫漫复关路。为了攻克出口欧盟的技术性壁垒,中国政府将扇贝产量最高的大连作为主要试点,对大连的海域环境和海产品安全等进行了多年不间断地密集监测。

但是,欧盟有关贝类的法规非常复杂,这些法规包括欧盟对贝类产品方方面面的要求,如包装和标签、条形码、可追溯性等,且这些要求分散存在于欧盟几十个法规之中,只要有一个不达标便被裁定不合格。这也是相比其他类海产品,贝类一直以来更难解禁的重要原因。

接到中国关于双壳贝类的复关申请后,欧盟食品和兽医办公室审核组多次来到大连,对大连海洋与渔业局和辽宁出入境检验检疫局的贝类检测体系、海域环境管理控制体系、实验室管理及操作等多个方面进行了审核。

作为全国最大的水产养殖企业,无论从规模还是技术来看,獐子岛都具有代表性,中国政府将其作为主要试点来迎检。审核组先后两次对獐子岛海洋贝类监管和控制情况进行评估,考察了海域监控、生产作业船只的捕捞、运输及加工厂的原料接收和生产加工过程等环节。通过2009年、2013年欧盟审核组的现场全面审核后,獐子岛又接受了美国FDA、香港食环署有关海洋生态环境和海洋食品加工环节的标准、食品安全情况、食品的可追溯体系检测。

十年的不懈追求,十年的持续进步,接受审核的部门和企业在海洋食品安全管理和控制方面、监控措施以及残留物检测方面所做的创新和改革获得了欧盟的最终认可。

欧盟是中国扇贝出口的最后一个“堡垒”,攻关的个中艰辛自不必言说,扇贝品质锻造的十年,也是中国企业锻造的十年。这不能缺少的十年,既是增强出口能力和转变国际形象的客观使然,也是产业升级换代和可持续发展的迫切必然。

环保——天然的生态基因

产品安全标准并非中国产品和中国经济融入世界市场的唯一必要条件,国际贸易壁垒已经朝更高要求的方向转变。许多国家从产品品质向产品生产过程转移,提出了绿色壁垒,即生产过程中碳排放量也影响着产品进口。

在欧盟国家,越来越多的人只选择标有碳标签的食品,并像我们查看食品添加剂一样查看碳标签上的碳信息。英国最大超市特易购要求未来所有上架的7万种商品上都加注碳标签。澳大利亚2009年开始实施碳标签制度,承诺在未来5年内将5%到10%的连锁超市上架产品贴上碳标签。在日本,碳标签制度的产品种类已扩大至94类,广泛涉及农产品、轻工和部分机电产品。法国、美国、瑞典、加拿大、韩国、澳大利亚等国家也越来越多地参与到碳标签的潮流中。

在提交复关申请后,中国成立了第一个碳汇渔业实验室,实验室主任由中国著名碳汇渔业发起人唐启升院士担任。该实验室曾做过一项研究,发现海洋是地球上最大的碳库,整个海洋含有的碳总量达到39万亿吨,占全球碳总量的93%,约为大气的53倍。人类活动每年排放的二氧化碳以碳计为55亿吨,其中海洋吸收了人类排放二氧化碳总量的20%~35%,大约为20亿吨,而陆地仅吸收7亿吨。而且,土壤捕获和储存的碳可保存几十年或几百年,而在海洋中的生物碳可以储存上千年。

这一发现为一直被封锁在欧盟市场之外的中国水产养殖企业带来了创新环保的灵感。当大多数人的意识还停留在传统的树木“吸碳”时,中国已经有企业用扇贝养殖的方式来实现大规模“聚碳”,实现了优于种树的固碳作用,并且一直寻求在改善海洋环境方面的世界顶尖机构的认可。

重返欧盟:“中国贝”终修正果

热门标签:

股市行情|新闻排行

股市行情|独家资讯